猪扒视频免费

陆天望善于算计,行事一向谨慎,然而现在的他已经被愤怒和恐惧冲昏了头脑。

此时,他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拧断陆平安的脖子,掏出陆平安的心脏!如此方能安心。

陆平安家的老宅原本距离执法堂很远,但是陆天望已经无所顾忌,他不顾家族规定,在府地内翻墙越脊,茶盏间的工夫,便来到了陆平安的家门外。

虽然陆平安在现场留下的战斗痕迹,足可以用“恐怖”二字来形容,但是陆天望坚信,不管前者的天赋再怎么高,他也不可能达到真武境。

自己与其对战,仍旧有必胜的把握,更何况他还是偷袭。

此时,老宅中漆黑一片,没有点灯,陆天望静心凝神,在院门外侧耳细听。

片刻之后,他的嘴角迅速上扬起来,目中的凶光越发狠戾。

以真武境修炼者才能掌握的天耳通之法,陆天望听到,老宅的一间卧室内,正有一个年轻人雄浑有力的呼吸声。

显然,那一定是陆平安!

想到这里,陆天望不再迟疑,打开储物袋,召唤出自己的专用法器“九龙子”,准备用最强一击取下陆平安的性命。

嘎吱……

谁知这时,老宅的院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。

清纯梦小汐的碎碎梦

紧接着,一名长髯老者探出头来,与陆天望四目对视,一脸惊讶地问道:“请问,你是陆公子家里的长辈吗?”

“你……你是谁!”

陆天望脑中警铃大作,迅速后跳出三丈开外,与这名凭空出现的神秘老者拉开距离,低吼着质问道。

这怎么可能?他刚才明明只听到了一个人的呼吸声。

难道是自己听错了?

不,不对!

这时,集中注意的陆天望悚然发现,他刚才并没有听错,而是眼前的这名老者,根本就没有呼吸!

这是什么功法?诡异,实在太诡异了!

“呵呵,你问我啊?”关献图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笑着说道,“我和陆公子算是忘年之交,今天收到他的邀请,特来府上叨扰留宿,这位长老不会要赶我走吧?”

“额……不不不,我只是碰巧路过。”陆天望态度一转,语气和善地对关献图说道,“除了内府和几处禁地,外部区域客人都可以随意游览。”

说完这句话后,陆天望立刻转身离开,一路快步疾行,直到返回执法堂,才心有余悸地喘起了粗气。

“娘的,那个老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?”

陆天望狠狠地关上房门,一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,一边轻声嘀咕道。

其实,以陆天望的浅薄眼力,他并未看出以“内息之法”呼吸的关献图,是一位转生境的强者。

陆天望此刻的惊慌表现,有一大半是来源于,对自己刚才疯狂举动的后怕。

陆平安有那名功法怪异的神秘老者助阵,自己不可能做到神不知,鬼不觉地瞬间将其击杀。

一旦袭杀陆平安不成,或者闹出的动静太大,走漏了风声,自己就要背上残害族中后辈的罪名。

到那时,就连家主都保不住他。

“嗯,还得智取,对,就这么办!”

经过一番沉思,陆天望终于冷静了下来,并对自己刚才的愚蠢行为做出了检讨。

他现在远未到无路可走的时候,在铤而走险之前,他还有一条计策可用,如果顺利的话,完可以兵不血刃地除掉陆平安!

趁着天色还没变得太晚,陆天望重整精神,再次离开执法堂,向炼器坊的方向走去……

暗流涌动的一夜终于过去,清晨醒来的陆平安并不知道,自己昨晚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。

“少爷,你醒啦,对了,您昨晚听没听到院子里有人说话?”

管家白伯拎着一壶热水走进来,一边为陆平安沏茶,一边询问道。

“半夜有人?”陆平安剑眉微蹙,摇头说道,“没,我昨晚睡得挺死的。”

“喔,那应该是我耳朵出毛病了。”白伯年岁大了,眼花耳鸣是常有的事,对此也没有太过在意,“少爷,还有件事,刚才有一个炼器坊的杂役来找您,说他老母亲病危了,希望少爷您能接济一些银钱。”

“老母亲……那应该是老徐吧。”陆平安穿着衣服回想道,“白伯,他脸上是不是有一颗挺大的黑痣?”

“对,是有!我一开始还寻思他脸上蘸了墨汁了。”白伯回着话,将沏好的白毫银针倒入茶盏。

“这样吧,白伯,麻烦您待会儿去一趟炼器坊,把咱家这个月的月俸拿出一半给他。”

陆平安没怎么犹豫,便决定施以援手。

金钱对修炼者而言,其实没什么大用,既然老徐的老母亲病危,自己没理由见死不救。

“好,少爷,我这就去。”

白伯拎起水壶,脸上带着笑意走出房间。

少主人的修炼天赋随老爷,心肠随死去的夫人,长得又仪表堂堂,简直就是人中龙凤,府里那些看不起他的人,早晚都会明白自己的有眼无珠。

白伯不知道自己在思量陆平安的同时,陆平安也在思量他。

“以后要是离开宛丘,不知道还能再见白伯几面。”陆平安端起茶盏,目送着白伯离开小院,一边饮茶,一边轻声感叹,“唉,要是能把血脉分给别人就好了。”

陆平安原本只是随心一想,谁知他刚一说完,系统人声就在脑中回荡起来:“系统提示:系统升至三级,可解锁‘血脉分享’功能。”

“哦?还有这种好事?”陆平安一听,不由大喜,赶忙询问道,“喂,解锁这项功……”

啪嗒!

随着一道茶盏摔碎的声响,刚问出半句话的陆平安突然眼前一黑,没经任何挣扎,瞬间失去了意识。

吱嘎……

与此同时,听到陆平安倒地的声音,躲在院子角落的一个人影迅速冲进房内。

见陆平安已经昏迷不醒,他不禁放声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!你这臭小子终于死了,因为你,老子可没少倒霉!”

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炼器坊的炼器师司徒境。

昨晚,被关献图吓退的陆天望连夜来到炼器坊,威逼利诱,命令他下毒害陆平安一次。

尽管司徒境和陆平安没有仇怨,但如果得罪了陆天望,没有陆家的庇佑,他的晚年将会十分凄惨,无奈之下,只能硬着头皮悄悄来到陆平安家的老宅。

幸运的是,宅子里只有一个年迈的老管家,司徒境很轻松就潜入了进去。

他抓准机会,在水壶里下了自己的秘制剧毒“死灵蚕蛊”,最终成功杀死了陆平安。

死灵蚕蛊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毒药,乃是司徒境受到炼尸术启发,以千年冰蚕和活尸尸毒为材料,炼制的一种“法器”。

成品状态的死灵蚕蛊微小如尘埃,肉眼不可见,加入饭菜酒水中,不会有任何的异样。

普通人吃下,顶多只会觉得浑身无力,很快就会转好。

但要是进了修炼者的肚子,它就会成为致命的剧毒!

死灵蚕蛊吸收修炼者体内的灵气后,会不断变大,直至恢复到和普通的千年冰蚕一样大小。

与此同时,封存在蚕蛊内部的浓缩尸毒,会被激活,蔓延到四肢百骸。

由于千年冰蚕的冰寒之毒,会和活尸尸毒产生剧烈反应,毒素的释放几乎是瞬间的,如同一枚小型爆竹,中毒者往往会在瞬间昏迷,根本没有急救的时间。

“你这个该死的孤儿!知不知道我这宝贝蚕蛊有多难炼?真是糟蹋东西……”

司徒境一边用力地踢踹陆平安的肚子,一边沉声喝骂,发泄着心中的怒火。

没过多久,就见陆平安的脸色从白润变成了青黑,如同一具死去多时的尸体。

看到这一幕,司徒境更加放心了,陆平安此刻的症状,和他以前拿族中的死刑犯试验时,犯人毒发身亡的表现一般无二。

不出意外,再过一炷香的时间,陆平安的尸体就会从内部溶解,化为一滩尸水,尸骨无存!

“算了,不等了。”

听到院外有府中的有人经过的声音,司徒境停止了踢踹,准备趁附近无人时离开,以免节外生枝。

“咦?”

然而他刚一转身,便突然觉得脚下一空,紧接着,整个人“扑通”一声摔倒在地。

“为……为什么?怎么会这样!”

看着自己还留在原来站立的地方,被从脚踝处生生切断的左脚,司徒境心中惊惧不已,甚至都忘了断脚的疼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