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 影院

曹蔓想通过帮助苏骏组织好这次的活动锻炼一下自己的组织能力。

她想的是如果纯粹被动地等着苏骏来找他,一般只是苏骏给她讲解自己的想法,并给她布置任务,她一点儿都没得到锻炼,所以她要主动出击。

她经常主动拿着活动的细节问题去找苏骏讨论,这样就能避免自己被苏骏牵着鼻子走了,才能占据主动得到真正的锻炼。

让她没想到的是,这在别人眼里,就成了曹蔓主动接近苏骏。

被袁媛这么一质问,曹蔓恼恨大家无聊瞎传谣言的同时,也萌生了退意。

她是一个怕麻烦的人,她的首要目标是好好学习,考个好大学。锻炼一下组织能力。。绝对要靠后排。

曹蔓找到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很简单。

大家不就是觉得她主动去找苏骏聊天才觉得她喜欢他吗?那我就不去找苏骏聊天了。

苏骏需要自己帮忙的时候,会找自己的,而自己平时不用讨论、把事情想好一些,等到苏骏来询问的时候,跟苏骏的想法对照一下,也能知道自己的考虑欠缺在哪里了,虽然不如主动讨论时更锻炼人、不耽误事儿,但至少也不没浪费多少时间,还能避免闲话,也算一举两得。

她本来想完推掉的,可总觉得这样突然撂挑子不地道,现在自己只退一步,也算是有始有终,还能断绝了大家传她的闲话的由头。

嗯。 。很好!就这么办。

苏骏发现曹蔓从某一天开始,不来找自己讨论问题了,让他很郁闷。

清纯美女傅颖--貌美如花

他觉得这肯定是曹蔓的矜持病又犯了,开始拿乔了。

山不来就我,我去就山就是了。所以变成了,苏骏经常找曹蔓聊天了。

这让自认是苏骏女友的肖屏很是嫉妒,在跟苏骏幽会时跟他吵闹抱怨,本来就不太喜欢肖屏的苏骏更是反感,提出跟肖屏分手,让她以后离自己远点儿,不要再到自己面前晃悠,他俩实在是不合适。

无论肖屏如何祈求,苏骏都不愿再理她。肖屏眼睛都哭肿了,真是狼心似铁!

本来以为稳妥坐到苏骏女友位置的肖屏受不了。彩云飞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想甩了我?没门,让你也追不了别人!

她的做法也很奇葩,她给同年级的几个班主任写匿名信,历数苏骏这个色鬼觊觎他们班上的谁谁谁。几乎跟苏骏说过话、打过交道的女生都被囊括了进去,别说本来就让人猜测的曹蔓了,连袁媛都没能躲过去,谁让她跟苏骏都在学生会呢。

几个收到匿名信的班主任也很懵逼。

作为苏骏和曹蔓的班主任,章老师已经四十多岁了,经历的事儿多,他是不信这些谣言的,觉得可能是苏骏惹了什么人不高兴在报复他而已。

他也不想拿着这封信去问苏骏或者信里提到的其他同学,觉得这无异是往平静的湖泊里投下一块大石头,无风也会起浪。…,

袁媛的班主任高老师是一位年轻的老师,毕业没几年,还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儿。

他很好奇,这究竟是谁写的?一个外班的男生要把自己班级里的优秀女生一网打尽的架势。不会是真的吧?莫不是照着外边的光荣榜写的?他找来班长袁媛,把信给她看。

“这信上说的是真的吗?”

看完这封信,袁媛整个人都不好了,赶紧否认,“瞎说。完没有的事儿。这是造谣!”

“我知道是造谣,我找你来是想问问,你能看出来是谁写的吗?”

媛媛看了看这个字体,自己并没有见过,真的是不知道谁写的。

如果知道是谁写的,她恨不得上去把他臭揍一顿,打得他满地找牙,连他妈都认不出他。

袁媛也知道打人是不可能的。

“高老师,如果知道这是谁写的,学校会怎么处理?”

现在高老师知道了这完是谣言。。他就想拿它当不存在,免得传出去,损了女同学们的名声,会影响她们的学习。

高老师对袁媛一向倚重,也很想知道她的想法,毕竟这封信里,她还被列在苏骏追求名单的第一位呢。

“你觉得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?”

“这种造谣生事的人,应该找出来开除!”袁媛恨得牙痒痒。

“开除需要理由,这种事儿传出去,对提到的同学会有不好的影响。你觉得能拿出来说吗?”袁媛一滞,高老师说得也有道理,本来没有的事儿,自己这一听说就气得一肚子气,估计别的女生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“那,高老师,你觉得应该怎么办?”

“我想暂时置之不理。如果只是这一次的话,说不定是哪个同学一时气愤,做出的不明智之举,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后悔了。如果再来一次的话。 。那就是不知悔改,到时候我们再处理也不迟。”

“……”也许高老师这么做是对的,为啥自己还是气不忿呢?

接连几天,袁媛都有点魂不守舍,不能专心听讲。看着作业本上几个红笔批红,气得袁媛更想骂娘。谁这么缺德?自己哪儿招惹他了?

她这几天看谁都带着审视的目光,更加深了女生们的猜想,她们的班长大人失恋了!

看看班长大人这一脸的郁卒,咱还是躲着她吧。

她想来想去,觉得不是自己得罪谁了,肯定是那个可恶的苏骏得罪谁了,要不然也不会把他描述成色狼模样!

想到苏骏是靶子,袁媛开始为曹蔓担心,曹蔓的班主任不会也收到类似的匿名信吧?

想到这里,袁媛的心里又开始如同猫抓了一般,可是她不能直接去问曹蔓。彩云飞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或者曹蔓的班主任。

要不,让高老师去问问?

袁媛想了想,没觉得有什么不妥。就趁着去班主任那里拿材料的机会,顺便问了一句:“高老师,那匿名信没后文了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高老师,你说其他班主任老师有没有收到类似的匿名信?那苏骏又不是咱们班的,告到他们的班主任那里岂不是更直接?”

“我问过章老师,他说没有。”

“那你把给你的匿名信让章老师看了吗?”

“呃,没让他看,我说觉得是造谣,已经撕了。”

袁媛愣在那里,没说话,她有点儿不信这话,可又不好当面质疑。

“袁媛,你要知道,这涉及到咱们班好几位女生,我不想任何消息传出去。我只跟章老师提了下,信里提到好几位女生,经我观察,女生们这边,纯属子虚乌有的事儿,一是想看看他有没有收到,二是想给他提个醒,让他注意一下苏骏。”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