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批软件免费下载

“耿江岳,原户籍编号hs301801014816,现编号hs301801010111,男性,14周岁,学历高中毕业。高中毕业灵力值测试结果,3点,市政厅认证三级残疾……”

耿江岳坐下来后,王沧海就拿出了他的档案,一本正经得开始逐字逐句地念。

身为当事人,耿江岳在听到那些并不怎么友好的数据和字眼时,略微感到有那么点尴尬和局促,但比耿江岳更加情绪翻飞的,却是王曜京和梦梦。

开什么玩笑呢?

能使用大复活术把死人救活,能操着一把小破匕首把几百只超灵体撵得嘤嘤叫的人,灵力值怎么可能只有3点?还尼玛市政厅认证三级残疾?市政厅的人,脑袋被屎糊了吧?

王曜京和梦梦又疑惑又愤怒。

正在念档案的王沧海读到这里,却停了下来,然后严肃地询问王曜京和梦梦道:“王曜京上尉,还有梦梦中士,你们两位确定,昨天晚上消灭数百只超灵体的人,是你们身旁的这位耿江岳下士?尤其是梦梦中士,你确定昨天晚上使用大复活术,救活你的人是耿江岳下士?”

“当然是他!在场至少有一两千人可以作证,还有我们四区巡防队的体队员!”王曜京略显激动地替耿江岳证明着,并大声补充道,“而且录像你们不都看到了吗?不是他还能是谁?”

“妖精,冷静,冷静点,我们没说不是。”普祥中尉露出他莫名自带猥琐属性的的笑容,乐呵呵道,“都是例行公事,咱不至于着急啊……”

王曜京皱眉道:“我不是信不过你们,我就是怕市政厅那群家伙又想找别人顶替岳爷的功劳。”

“这么快爷都叫上了?”王沧海眉毛一挑,指了指边上笑眯眯地大帅逼道,“你管这小孩儿叫爷,那我是不是得管老大叫爸爸啊?”

徐中校立马道:“闭嘴,少占我便宜,我四十岁前不想要孩子!”

阳光白衬衫戴眼镜女生居家生活照

“哎呀,我去,原本那么严肃的气氛,狗日的两句话不到就毁了。”王沧海拿着笔,刷刷在笔录本上写下几句话,然后就摆手到,“行了,妖精,没你事儿了,去隔壁小包厢等开饭吧。”

王曜京一脸懵逼:“这就完了?”

“不然呢?你以为你是今天的主角啊?滚滚滚,别耽误老子时间,老子抓紧办完正事,晚上还要回家陪媳妇儿的。”王沧海不耐烦地挥着手。

王曜京只好站起来,出门前又小声提醒了耿江岳一句:“岳爷,他问什么你就实话实说,咱们明人不做暗事,没什么好隐瞒的,再说你也瞒不了。我们老大是出了名的谍报大师,世界能骗过他的人一只巴掌都数得过来……”

“行了,别拐着弯拍马屁了,马屁逗让你拍完了,老子以后怎么跟老大单独相处啊?赶紧闭嘴给我滚!”王沧海催促着王曜京。

王曜京磨磨蹭蹭,终于出了门。

屋里少了个人,耿江岳和梦梦的心跳都不由得快了几分。

普祥盯着仪器上的数据,对着耿江岳和梦梦一咧嘴。

“别紧张啊,我们不杀人,顶多就是把说谎的人踢出队伍。南城我们管不着,但是海狮城北城守卫军团,决不允许有任何秘密。尤其是在我们老大面前。”

耿江岳忍不住瘪瘪嘴,叹道:“你们不拍马屁会死吗?团座无非就是长得比一般人帅两个档次,为我们捍卫了一方土地,守护着几百万人的生命。除了这些,他又怎么地了?”

“咳!”

“咳!”

“咳!”

王沧海、普祥和梦梦接二连三地咳嗽起来。

不要脸的新人他们见过,但像耿江岳这样不但不要脸,而且敢于如此正大光明表现出来的,真地不太常见。

尤其是梦梦,原本以为耿江岳身为一个能使用大复活术的高人,好歹也该有点高人风范,可她万没料到,耿江岳的不要脸指数,居然比王沧海加普祥还高出几个百分点。

直白,太直白了。

这哪里是马屁,分明就是跪下来舔!

徐帅逼被耿江岳这突然一番话,说得竟有点害羞。

他摆摆手,吃不消道:“没那么好,跟世界上最顶尖的人物相比,我也就只是个普通人。大家不要再打岔了,抓紧时间啊。继续,沧海,继续问。”

“好。”王沧海板起脸,瞥耿江岳一眼,却问起梦梦来,“梦梦中士,你昨天是怎么被血尸杀死的?”

梦梦回想了一下,表情又严肃回来,正色回答道:“是为了掩护妖精哥。我被那只血尸的爪子穿透了胸口,它好像是把我的心脏整个儿扯了出来,然后捏爆。再后来我从录像上看到,好像那只杀我的血尸,也是岳爷打跑的……”

“耿江岳的情况我们会另外问,你只要说你知道的就可以。”王沧海打断道,又问,“在你死去或者说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,你有感觉到什么东西吗?”

“没有,就是一片漆黑,什么都没有。”梦梦很笃定地回答道,“感觉不到这个世界,也同样感觉不到自己。所以我现在严重怀疑光明神教和天玄正教都是扯蛋……”

“行了!这么高深的的论题我们就不深入了。”王沧海直接让梦梦闭了嘴,转头又问普祥道,“体征都正常吗?”

普祥点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“没问题就成!”王沧海直截了当,指了下梦梦,“梦梦中士,你也可以去隔壁等开饭了,我估计接下来半小时内都不会再有人过去,你可以在包厢里和你的妖精哥做任何事情。”

“滚!臭流氓!”梦梦白了王沧海一眼,然后朝徐帅逼点了下头,一只手轻轻在耿江岳肩头一拍,说了句别紧张,便转身出了门。

耿江岳终于成了孤家寡人。

他略有点局促地看着眼前三个大老爷们儿,有种被视觉侵犯的感觉。

王沧海用一种难言的淫荡眼神看着耿江岳,一直盯着他看了足有半分钟,直到把耿江岳都看毛了,才缓缓开了口。

“耿江岳下士,根据我们的调查,你高中毕业的时候,灵力测试结果是3点,但今天早上,网监办公室的人跟你当面确认的时候,你的灵力值却变成了2点。关于你灵力值离奇变化的这个情况,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吗?”

耿江岳想了想,回答道:“没有,并不想解释,就让这一切随风而去吧。下一题。”

王沧海没料到耿江岳这么不按套路出来,明显对这个回答有点猝不及防。

他转头看看徐帅逼,征求意见。

徐帅逼却很是淡定,笑眯眯道:“好,下一题,我不着急。”

普祥贱兮兮地补了句:“您不着急,我们怕嫂子着急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