类似于左手视频的软件

于亮的心态已经炸了。

不顾陈实挽留,他精神恍惚离开。

此时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——不能继续待下去了,继续待下去的话,自己就得裂开了。

等到于亮离开后,陈步与唐果对视一眼,相视一笑。

“咳咳,那个什么,小步……刚才你们说的,都是真的?”陈实没沉住气,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陈步瞥了他一眼,没好气道:“您觉得呢?”

“我觉得……我不知道啊。”陈实摇了摇头。

唐果嘻嘻笑道:“叔叔,刚才我就是和陈步开玩笑呢,这不是怕您被骗嘛!”

陈步接话道:“不管怎么说,以后于亮来您别搭理就行了,这小子没什么好心眼。”

“这我知道。”陈实点点头。

“知道你刚才还差点没骗了?”

“瞎说,我知道他在忽悠我呢,可到底还是亲戚,总不能不搭理吧?”陈实红着脸辩驳道。

9158 甜美主播

陈步笑了笑,说道:“总之以后你们不要操心这些事情了,下次于亮来,不管说什么,你们别搭理就行了。”

接着他看了眼唐果,说道:“我刚才和你说的,你都记住了吗?”

“记住了,就是有几个地方还没明白。”唐果说起这些,就一肚子火,本来时间就着急,还被于亮给打断了。

自己要是学不会三寻针灸法,非得好好收拾这个混蛋!

“还有什么地方没明白?是天蓝色法拉利还是在魔都买房子啊?”陈步问道。

唐果:“???”

是你入戏太深了吗?

陈实看着两人,有些看不懂了,干脆站起身,嘴上说道:“我继续去帮你妈忙活忙活,你们继续聊吧。”

心里想的其实是赶紧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还有唐果说的话,给自己媳妇说一遍听听,到时候两人一起分析,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陈实这一走,陈步也继续刚才的教学。

唐果正襟危坐,一脸严肃认真听着,是不是还提出一些不明白的地方,让陈步帮着解惑。

在听到对方提出来的这些问题时候,陈步眼睛也是一亮。

他觉得,唐果的天赋确实很不错,其实自己说的并不算很详细,可唐果却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是什么,并且将自己没有说透的关键地方提出来继续讨论。

这也让陈步对她放心许多。

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,于秀娟不停给唐果夹菜,一双眼睛笑的简直都要看不见了。

也不知道这夫妻俩之前在后面到底讨论出了个什么结果。

“对了,这些油腻的,你中午就少吃点吧。”陈步将红烧肉端到自己跟前,一脸严肃对陈实说道。

陈实一脸的委屈:“我……我少吃点不行吗?”

“吃什么吃,咋的,您老这还需要长身体呢?”陈步没好气道,“等会吃过饭,还得给你治腿呢。”

“这么快?”陈实愣了愣。

陈步点头。

“那我还需要做些什么准备吗?”

“需要。”陈步笑了笑,“准备撒着欢跑吧。”

陈实也没忍住笑了出来,其实他自己并不是很看好,这些年他不是没看过医生,可情况很不乐观,听得最多的,就是治疗时机已经错过了。

所以,之前陈步说要找人帮自己看腿的时候,他内心是拒绝的,觉得没这个必要,但是转念一想,怎么说这也是陈步的一片孝心,所以,就算内心极其不看好,觉得很没必要,可嘴上依然是没有拒绝。

况且,有个机会多看看儿子,和儿子说说话,也挺好的。

于秀娟显得还有些不放心,连忙问道:“小步啊,你爸这腿,要是没治好的话,会不会更严重啊?”

毕竟这两个在她眼里都是孩子,生怕这俩孩子一顿胡闹,陈实的腿不但没好,反而朝着更严重的方向发展。

陈步看了眼唐果,唐果又一次心领神会,笑着和于秀娟说了一大堆,包括陈实现在腿的情况,还有自己准备做的事情,其中涉及到了不少穴位经脉以及专业性名词。

于秀娟和陈实两人听的一愣一愣,当然是整不明白,而唐果要的也就是这个效果。

能不能听明白一点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展露自己的专业素质。

只要让于秀娟和陈实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就好了。

人嘛,其实都这样,容易对自己不理解的领域产生敬畏之心。

等吃过饭之后,陈步先去准备药炉,而药罐,唐果已经带来了。

“熬药的事情,我来做吧,你陪我爸妈说说话,让他们放宽心。”陈步对唐果说道。

三个人吃过饭,在前面聊着天,陈步自己,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个年代久远的老蒲扇,准备好药材之后,便盯着炉火。

过了一会,陈实和于秀娟开始收拾碗筷,而唐果则是背着小手过来帮忙了。

“陈步,我有些紧张啊。”唐果小声说道。

“你又不是第一天治病救人,有什么可紧张的?”陈步笑着说道,“你不是小医仙吗?”

唐果面红耳赤,狂翻白眼:“行了,你就别挖苦我了,以后我再也不说自己是小医仙了成不?”

“呵呵。”

“这三寻针灸法,我现在虽然懂了,但是,现在就用三寻针灸法治病疗伤,我……要不还是你来?”

“要是我自己动手的话,那我教你三寻针灸法的意义是什么?我把你带来的作用是什么?”陈步疑惑道。

“帮你气哭你的表哥啊!”唐果理直气壮地说。

陈步没搭理她,挥了挥手将她赶到一边,自己开始将药罐里的药汤盛了出来,还剩下一些药渣也没有直接丢弃,而是另找了个碗,盛放药渣。

随后,他去将药渣碾碎,这才松了口气。

“这药汤是喝的,这药渣,是需要敷在腿上的。”陈步说道,“你去交代一下。”

“哦哦,好。”唐果点头,赶紧先过去了。

这时候,陈实已经躺在了床上。

等到陈步过来的时候,陈实已经将药汤喝了,嘴里还念叨着苦的不行,应该加点冰糖,气的于秀娟在旁边骂他是小孩。

嘴上骂着,于秀娟手上动作倒是一点没慢,正帮着换了一条短裤的陈实往腿上敷着药渣。

其实陈实的腿,本身并没有太大的问题,就是时间太久了,很难治愈,可陈步的药汤,却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不多时,陈实脸上就露出了几分痛苦的神色。

起初他还能忍着,脸上还挤着笑容和唐果于秀娟聊天,但是没一小会,就开始倒吸冷气,脑门上也蒙了一层汗水,脸色逐渐变得苍白。

唐果也被吓了一跳,转脸看着陈步,陈步摆了摆手,老神在在坐在椅子上,嘴里说:“再等一会。”

“等到什么时候?”唐果问道。

“等到他疼的受不了。”

陈实嘴里“嘶”了一声,目光复杂看着陈步,小声哔哔道:“你……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。”